挪威23名老人在注射輝瑞疫苗後死亡,其中13人的死亡原因已有官方評估,被認為是注射疫苗的副作用所致。挪威是北歐很小的國家,目前只有2.5萬人注射了輝瑞疫苗,23人死亡是個很大的數字。然而令人驚訝的是,英文主流媒體像商量好了一樣都未在第一時間報道此事,美英等大媒體機構顯然在故意淡化上述死亡事故。

與此形成對照的是,那些西方大媒體都會在第一時間積極炒作中國疫苗的任何不利信息,努力放大它們對公眾心理的影響。比如中國科興疫苗在巴西的數據低於預期,被報得在西方媒體上到處都是。之前一名巴西參與試驗的志願者死亡,也立刻成為西媒中的大事。而後來證明那起死亡與注射疫苗無關,西媒的報道興趣就低多了。

新冠疫苗是嚴肅的科學問題,當前疫情極其危急,有更多疫苗投入對抗新冠病毒的戰鬥系關全人類根本利益。但是美英等主流媒體帶頭給疫苗貼隱形地緣政治標籤,把政治立場當成胡椒麪撒到相關報道上,通過他們的宣傳實力抬輝瑞疫苗,打擊中國產疫苗。

 拜登接種輝瑞疫苗

拜登接種輝瑞疫苗

其實,所有新冠疫苗的研發都比較倉促,它們按理説應經過更多的試驗樣本檢驗和更長時間的臨牀驗證,再全面推向市場。但是時間不等人,疫情不等人,它們被以比正常快得多的速度推向抗疫一線。

如果一定要比,中國推出的滅活疫苗在安全性上肯定比輝瑞的mRNA疫苗更有基礎。因為滅活疫苗技術已經非常成熟,經過幾十年的臨牀檢驗,而輝瑞疫苗使用的mRNA技術系首次被應用在疫苗上,這次大規模推廣接種該疫苗實際是在人類大範圍內的持續試驗過程。

我們相信,美國和一些西方國家現在也沒有更好選擇,大規模接種輝瑞疫苗是不得不做的事情。即使這當中有一些風險,他們也寧願承受,只要能起到挽救多數人生命的效果,他們就會實際上接受這樣的利弊關係。美英等西方主流媒體對挪威23名接種者死亡在第一時間視而不見,可以視為他們這種“大局觀”的一部分。

我們要指出的是那些西媒在疫苗問題上粗暴的雙重標準以及這種雙標背後的不健康心理,尤其要攤開一個事實,那就是美英主流媒體的對華心理已經高度地緣政治化,雙標對它們來説不僅是允許的,而且已經成為政治正確的。它們在涉及對華競爭問題上已經全無客觀可言,為打擊中國它們可以不顧一切。

輝瑞疫苗(網絡配圖)

輝瑞疫苗(網絡配圖)

在新冠疫苗問題上,中國社會和中國政府都把科學性、客觀性放在首位。中國疫苗數據不足時,就是不足,上市了,但是“附條件”的,優先給18歲至59歲的高暴露人羣打,老年人先緩一緩。沒有任何中國高級官員出來為本國疫苗公開站台,對中國疫苗的好話基本都來自國外,已有多名發展中國家領導人基於本國對中國疫苗三期臨牀試驗的數據帶頭注射。

但是輝瑞疫苗受到美國行政當局和資本的強力推動,不僅該疫苗的潛在風險被西方輿論刻意淡化了,而且那些輿論還製造了一種印象,彷彿首次使用mRNA的輝瑞疫苗比使用傳統技術的中國疫苗更加安全。

令人遺憾的是,華盛頓推動了美中對抗,形成了美國和主要盟友輿論圍繞這一對抗搞出的意識形態大是大非。哪裏還有什麼道理?打壓中國就是對的,為中國説公道話就不行。這種態度已經延伸到原本應遠離政治的嚴肅科學和人道主義領域。

中國人願意不願意,都需面對這一越來越嚴酷的意識形態對抗,捍衞中國的國家利益、在重要博弈中支持我們自己的國家,是我們所有人都必須做出的選擇。美國及盟友的輿論力量為削弱中國的競爭力已全然不顧行業操守,它們的對華態度只剩下地緣政治邏輯。那麼好吧,我們不會在它們的攻擊面前退縮。